一名TikTok用户正在编辑短视频。(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封杀”TikTok消息一出,美国年轻人先不干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美国各地的TikTok用户开始通过直播和上传视频表达反对。一些TikTok用户一怒之下发起了“拯救TikTok”的推特话题,就连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的15岁女儿、克劳迪娅·康威都加入其中。

美国年轻人的呼声,再次证明美国政府“封杀”TikTok有多么不得人心。《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对疫情期间居家隔离的年轻人来说,在长达数月的网上教学和社会孤立的状态中,TikTok是他们创造性表达和人际沟通的一个渠道。拥有40万粉丝、17岁的阿什利·汉尼福德说,“如果TikTok真的被封禁了,我就像失去了一群非常亲密的朋友,我还失去了为获得大量粉丝而做的所有努力。”

TikTok在美国有多受欢迎呢?有数据显示,TikTok已被下载超1.65亿次,在美国每月有6500万—8000万活跃用户分享视频。另有美国调查数据显示,TikTok 18岁以上用户每月累计浏览时长高达858分钟,意味着单个用户每月看13小时以上。同时,TikTok还是一些用户的生计来源。数万名年轻用户通过TikTok发布视频走红,并以此维生;一些新兴乐队、歌手和其他娱乐业从业者利用TikTok推广作品、吸引粉丝。《纽约时报》称,在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压力日益增大之际,因为公司担忧旗下艺人未来发展受到影响,一些人已经失去了经纪合同。

美国政客们将TikTok作为攻击目标和竞选筹码,不但损害了广大美国用户的利益,还彻底撕碎了美国作为言论自由和自由市场“卫道士”的假面。对于美国政府指控TikTok“涉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指控,TikTok美国区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否认TikTok与中国政府共享用户信息,称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对员工访问进行严格控制。美国进步政策研究所技术政策主管亚力克·斯塔普表示,TikTok需要很多用户数据,但美国的应用程序也是如此,“从未有确凿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操纵了TikTok或窃取了用户数据。”

人权组织“美国民权联盟”1号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特朗普欲图封禁TikTok的做法,对言论自由是一种威胁,实际操作起来也不现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TikTok在美国的遭遇是美国借助政治方式掠夺一家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其本质是商业史上的一场巧取豪夺,而不是真正的安全问题。

打压TikTok,最终结果还可能与美国政客拉抬选情的“期望”背道而驰。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援引一些受访者的话说,如果白宫真的封禁TikTok,将会导致很多年轻用户在11月大选中投票反对。对此,一名推特用户不无讽刺地说,白宫此举解决了一个长期以来一直难以解决的问题:如何激励青少年投票。《福布斯》杂志网站称,封禁TikTok可能给特朗普竞选连任带来“灾难性后果”。

打压TikTok,不过是美国政府运用国家力量打压他国企业、干扰市场运行的最新例证。从上世纪80年代打压日本芯片业、到构陷高官“肢解”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再到如今围堵华为和TikTok等中国企业,美国政府在将经贸问题政治化方面不遗余力。不过,美国政府的“努力”显然用错了方向。在美国疫情狂飙突进之际,美国政府不思人命关天的防疫大事,却还在为针对和打压中国费尽心机。难怪有美国网友嘲讽说,“特朗普对抗TikTok比应对新冠更认真努力”。(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责编:聂舒翼、毛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